您的瀏覽器似乎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此為回最上方的控制,這裡的JavaScript語法並不會影響到內容的陳述!
至中央區塊 至網站導覽
x
動畫海浪
燕鷗
燕鷗
燕鷗

:::

藝文篇

  • 轉寄
  • 列印
  • facebook
點閱數:18

獨留青塚向黃昏 記馬祖軍樂園/作者:陳春梅

 梅石街道盡頭斑駁的石屋幽怨訴說著被遺忘的曾經粉紅過的故事。
 我沿著孩提時代記憶小徑,撥開荒湮蔓草,聽見石屋大門:「大丈夫效命疆場;小女子獻身報國」的呢喃兀自對空堅持……然而鶯燕不再,在繁華落盡後,又有幾人憑弔當年的車馬喧囂、人聲鼎沸?這兒曾是軍中妓戶,是戰地政務實驗時期馬祖官兵歌頌遐想的戰雲下旖旎聖地、精神撫慰站。

八三么(831)傳奇
 特約茶室通稱「軍中樂園」、「軍樂園」、或「八三么」(831),它曾經存在金馬外島近四十個年頭,對於調劑外島官兵生活、防止軍民桃色糾紛與性犯罪具有某種程度的作用。
八三么的稱呼,因於軍中通信單位使用的中文電報明碼,其中對女性生殖器官「屄」的電碼代號是8311,八三么便被流傳成軍中樂園的暗語。

勝利的加油站
 馬祖地區在民國四十一年,首設特約茶室於南竿鄉復興村,位於入村的防空洞附近。從簡陋的舊址看來,當時軍民生活條件極差,聲色場所亦無例外,據年長村民表示:茶室小姐們每天會到橋下的水井打水和洗衣,其他時間則很少在村裡走動,與當地住家並無往來,當地人稱茶室為『白面館』。茶室後隨著復興村黨政軍機構陸續移出而於民國五十年八月遷至梅石村,迄於戰地政務實驗時期結束未再遷移。
梅石舊稱美人澳亦有梅花澳之稱,早期梅花澳茶室是由一座破舊三合院改裝的建築,原兩旁山坡散住十餘家漁戶,有了茶室後就兼營雜貨店、小吃店、麵食館、彈子房及茶館。民國四十九年六月梅石馬祖官兵文康中心成立,特約茶室是中心四大部(體育部、服務部、飲食部、娛樂部)中娛樂部的另稱。民國五十二年增置音樂台、跳舞廳、休息室並有百貨供應,設備更形鋪張。當時官兵文康中心有「勝利的加油站」之譽,是戰地官兵緊張枯燥生活的心靈綠洲。
 除了南竿梅花澳茶室之外,馬祖各較大島嶼如北竿、東引、高登、白犬等亦有此機構,各島茶室開張前還不忘藉報紙宣傳:「戰地春光,高登特約茶室開工,這是一個最前哨的軍中樂園,將由台灣撥來最好的,最美麗的侍應生,為前線將士服務。」以提振戰地官兵士氣。
 民國四十六年十二月起,總政戰部次第撥款改善防區特約茶室設備。以白犬為例:民國四十七年二月,報載西犬特約茶室大肆修繕內部;四十九年六月,白犬特約茶室位於大埔的東犬分部也在重新整修後開始營業,該分部的售票亭張貼的對聯寫著:「對人客氣,姑娘禮貌;一票鍾情,個人錯誤」既富趣味,又具警示作用。可見,馬祖地區特約茶室的籌設,乃應軍人性事需求而生,雖欲藉以抒解官兵苦悶,然並不鼓勵男女情愛。
 民國五十四年八月,軍方馬祖福利分處奉令接辦白犬商辦特約茶室,改善設施後納入南竿特約茶室之一部分,然因服務小姐不足,故東莒與西莒輪班交流。報載東犬特約茶室「經地區指揮所召開的會議決定採輪流制,在某單位輪流期間管理及糾察請悉由該部隊負責,其餘單位官兵不得前往」。東引與西引亦類如此。
民國七十年代,由於招攬之服務小姐極度缺乏,移轉為民營,但為避免特種營業場所糾紛,軍方仍派員管理。馬祖各島的管理單位,均座落於軍方建置的防區內,通常由防區單位成立糾察組,另指派一位政工軍官擔任管理員,並建立簡單管理辦法,除嚴禁攜帶武器進出外,也暗地注意可疑人物。

烙印號碼的女子
 軍樂園在台灣台北設有辦事處負責在台業務,便於與國防部交涉事情。每一期的服務小姐,先由軍方承辦人像招標工程似的經由討價還價後,再包給民間去進行招募,仲介者許多是年輕時在風塵界打過滾的婦女,年歲大了就在熟悉的行業中當起鴇母,她們通常會與招募來的小姐同往馬祖以利於管理照顧。
 小姐們多數是自願赴外島就業,少數是被取締的流鶯、私娼,亦有因家庭欠債先由軍中墊付債款前來服務抵債者,雖非被迫但也背負一身辛酸苦楚,輾轉冒險到前方戰地謀生。她們泰半年輕小部份年事稍長,然皆未受過妓藝訓練,教育程度多半不高,或不識字或小學畢業,亦有極少數受過初中教育者。軍方對所招攬的小姐,會作身分調查,通過後即行簽約,通常是一年一簽。服務小姐們到了部隊後由軍方提供食宿,再分配至各島的營業地點從事服務。
 各地銷魂窟平日賣票收入軍方得四、小姐分六,但小姐所得之中還要再跟招募者拆帳,有六四、四六、五五、三七不等的約定比例。每一位小姐都編了號碼,也各有編號房間。由於背後多有曲折故事,除交心姊妹淘外,極少過問別人私底,彼此間亦不用真名相示而以號碼相喚,成了《岸與岸》作者桑品載先生口中「烙印號碼的女人」。
 除去莒光日輪流放假及平日因月事請假之外,小姐們每天從上午八時開始工作至下午六時休息,每四十分鐘為一場,一共十五場,中間毫無空閒時間。至於較能引發好奇的新到小姐或舊有稍具姿色又年輕的小姐,官兵們多趨之若鶩,買不到票的會在茶室逗留,等待一親芳澤的機會,因為在正常的一場四十分鐘內,若提前結束而下一場的時間尚未到的空檔,跟小姐商議「加班」的例子亦是經常有的。傍晚六點以後,也會出現額外的服務,早年馬祖對外交通不便,家眷來馬探親或休長假回台團聚,都是極其難得之事,階級較高的軍官多有單獨宿舍,若有需求則派駕駛兵、勤務兵來茶室接小姐,一、二小時後再送回,亦有徹夜不送歸的。官位稍低者則多於晚上到茶室挑選小姐,要求性服務,當然這都需要小姐們願意。夜間全島宵禁,軍民嚴禁外出、天黑後不准點燈,茶室自不例外,無事可做的小姐們,就喝酒、唱歌、爭吵、哭笑發抒各人心事。
 營業期間,為維護官兵健康,依規定小姐需輪流前往軍醫院接受例行健康檢查,若罹患性病則需「停票」,俟康復後才能再度接客。
除經常作體檢外,有關單位也定期教導小姐們基本衛生常識及避孕方法,即便如此,還是有不慎懷孕者,除特例外,多半不知孩子父親為誰,若因某種緣故生下小孩,往往以「眾生」之類命名喚之,這些孩子常會托於老鴇或村中婦女,等約期滿了再攜回台灣。

戰地的另一座「教堂」
 在輪休放假日,官兵們會到處逛逛看看,互相探聽新到的小姐,運氣好些的還可以在村莊小路上、海灘上遇見掛牌休息出來透氣散心的茶室小姐,玩鬧談笑自有一番樂趣。要到茶室消費的官兵,則須先在門口排隊買票,票上寫著入場時間,也印了服務小姐的號碼,擇定了小姐後再依序領取號碼牌,等待進場。到這兒的官兵多是常客,各有相熟心儀的小姐,亦有在此奉獻處男之身者,這時服務的小姐會依行規與迷信包給「紅包」以討吉利。若係第一次來或常客想換換口味,則可就高掛大廳的小姐照片擇選服務對象,然照片往往是貌美如花、年輕標緻,見面後多有令人失望者,雖說如此,茶室風情依舊對戰地官兵有強烈的吸引力。
 茶室分軍官與士兵兩部,收費標準不同,早期軍官二十元,士官兵十五元。據民國六十四年十一月二日馬報所載:「奉國防部核定,外島特約茶室票價調整:軍官五十五元、士兵四十五元、公務人員九十元。」說明了特約茶室雖歸軍方統管,軍人除外的當地人亦可前往消費。走筆至此,或可喚起某些當地長者,封塵心中的年少韻事吧?!
 當初成立特約茶室,直可說是中國近代軍隊史上的新創,自然有其特殊時代背景與需求。早年馬祖島上沒有歌舞廳等遊樂場所,偶有勞軍團,也是蜻蜓點水般來去匆匆,至於報章雜誌輾轉由後方交到官兵手中已成「歷史舊聞」了,加以收音機被嚴格管制,整個島與外界幾成隔絕狀態,時間久了,每個人身上裹附著一層厚厚的無力和窒息感,只會生出更多的不安和暴躁,這無以計數的光棍的非光棍的軍人,生活在舉目無親的戰地,誠如舒暢先生於《那年在特約茶室》序中所言:「等待戰爭是一種身心上殘忍的煎熬」。在沒有砲戰的日子裡等待輪休,期盼這一天可以走出坑道、碉堡、哨所向茶室奔湧洩洪,這種焦心渴望自然是可以被理解的。特約茶室的存在,的確扮演了重要一部份撫慰的角色。
 當然,無可避免會有一些官兵為同一位茶室小姐爭風吃醋而大打出手的事件發生;亦有一些官兵動了真情,在退伍返台後與服務小姐結婚的事例,往往傳為美談。
 民國五十五年十一月十八日馬祖日報記者在〈馬祖的國軍福利事業(四)〉中,強調「茶室功用大」:「如此融洽,極少發生男女間糾紛事件,就是辦理特約茶室的顯著成效。特約茶室的另一作用,是防止了性病的傳染。侍應生經常作定期體檢,發現有病立刻停止接待,同時不惜代價予治療,直至恢復了健康再為官兵服務,部隊很少有性病患者就是這個原因。」所言雖係溢美之詞,然卻有大部分的事實。
戰地的馬祖,是另方天地,而特約茶室成了天地中的「樂園」。
 值得一述的是,特約茶室除了前面所言,實際擔負起馬祖官兵「慰安」的作用外;另對當地捐款助學等義舉不落人後。馬祖日報對此亦不吝報導,民國五十七年十一月九日的馬報登載:「南竿及北竿特約茶室,響應『籌募馬祖地區清寒學生獎助基金』運動,昨天熱烈發起捐助」。即是茶室小姐對地方回饋的例證。
此外,雖屬風月場所,上級依舊不忘施以前線保防教育,定期在各島特約茶室舉行保防講習,民國四十七年七月,報載北竿特約茶室實施侍應生教育,內容包括衛生、保防、軍紀、國語四科,充分說明了戰地教育實施的無所不在。
 失去的溫柔鄉從八十年底開始,國防部為順應立法委員質詢:「軍中樂園的存在,違反婦女人權」的反對聲浪,乃陸續關閉金馬軍中樂園。
 至此,伴隨馬祖戰地政務實驗近四十年的軍隊「性服務」文化,跟著尊重女性的時代潮流,寫入史頁。 夕陽拖出長長的落寞,一佝僂老婦踽踽行過,吱喳麻雀沉寂於暮色,我刻意站在三十年前茶室門前「鵲橋」同一位置點,再照一張相,企圖框住泛黃時光,那泛黃光景在身後沒入歷史長河中,是歷史的際遇,那烙著號碼的女子,在火線上的馬祖曾經無聲息的來去,她們也情願失去了時代的記憶嗎?

(作者國立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發表於民國91年〈連江水〉月刊,南竿旅台鄉親)

top